轻微社恐。是个超级无敌杂食党,非常喜欢搞暧昧向。
少年控,声控,喜欢童话风奇幻向

每次归校前总有点忧伤,心里不舒服,可能是失去了时间自由的不习惯吧。

啊,何时才能有空余的时间完成想做的事情呢……

渐渐的,被磨去了热情和灵气啊。以前只想做女侠,飞檐走壁英姿飒爽,骑最快的马,喝最烈的酒,吃最辣的菜,交最多的朋友,活成别人想象中的样子,活成自己最满意的样子,即使不能完美也要力求十全九美。如今只是在梦里想想这种仗剑天涯的日子啦……生存很累,比别人强也很累,出类拔萃更是要靠天赋的。

我问自己,我能行吗?

我回答不出来。

大概我对画画的热情在四五年间没有真正画画中的时间消磨殆尽了。我有心理准备,但我还是不能接受。我希望,有人可以把我从这深不见底的名为低迷的泥潭拉出来,我有点看不到希望。

可能我写过的东西会成真,我觉得我真的会拖着我的纸箱哭得一塌糊涂。

我知道我成不了毕加索成不了莫奈成不了梵高成不了历史中璀璨群星中的任意一颗,可我也想发光啊,哪怕无人知晓,哪怕只有一瞬。

因为,照亮别人的感觉真的很棒啊。

评论
热度(2)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某位临风 | Powered by LOFTER